AKSE

【夏哀】君はできない子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这是年仅6岁的宫野志保听见最多的话语。

从面前的这个俊俏的年纪稍大的男孩听见过无数次。

“我是个没用的孩子?”看着男孩午夜蓝色的眸子,宫野志保不知在喃喃着什么。

 

 “他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宫野志保愣愣地看着男人旁边比自己大了6年的男孩,还未沾染上世俗的黑暗而清澈透底的冰蓝色眸子满是快要溢出的疑惑,“诶……?”

 

“那么,拜托你了,凡多姆海威少爷。”男人用着极其恭敬的语气对着这个男孩说道。

男孩点点头,高傲的视线在宫野志保的身上随意地打量着,令她不禁浑身冷颤。

“呵,”看见宫野志保的反应,男孩不由冷哼一声,脸上挂着令人恨不得一拳打过去,充满恶意的笑容,“你是个没用的孩子。我是夏尔.凡多姆海威,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宫野志保听见那句带满恶意的话语,不由得愣在原地。

从小被大人夸奖长大的她,居然被叫作……

 

没用的孩子?

 

“灰原?”

江户川柯南疑惑地看向还愣在原地的灰原哀,又看了看那边还在对着孩子大吼着的妇女。

“啊……没什么。”反应过来的灰原哀点了点头,又变回了原本的嬉笑的表情,“大侦探原来那么关心我啊?真是太谢谢了呢。”

“哈?”江户川柯南立刻摆上半月眼,却感觉灰原哀好像有什么与平日不同,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在开玩笑呢。”

“只是觉得……”灰原哀冰蓝色的眼眸暗了暗,“‘君はできない子【你是个没用的孩子】’这句话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感觉对孩子们很有用呢,你说是吧,大侦探?”

江户川柯南狐疑地看了灰原哀一眼,好似不明白她的意思。

 

“说的是呢!”吉田步美突然说道,“就有很多大人经常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呢。”

“大概是因为望子成龙的心理太大了的原因吧,经常就有这么多人说。”

“那么,小哀有被父母这么说过吗?”吉田步美好奇地看向灰原哀,但是又笑笑,“不过应该没有过吧,小哀就好像是个天才一样,有自己的主见,成绩又那么好!”

灰原哀沉默了半响,“没被父母说过。”

 

“果然!不愧是小哀!”

“不过,”灰原哀随即站到少年侦探团的最前头,“经常被监护人说了很多次。”

“……诶?”

 

但是,也是因为他,才会出现灰原哀这个天才吧。

谁知道呢?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诶?”宫野志保拿着学校发下来的奖状,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没有得到第一名,”夏尔挑剔地看着宫野志保,看着宫野志保获奖的绘画作品,眼神不禁带着几分厌恶,“你认为我对你的要求是什么?只是第二名就满足了?”

宫野志保面色惨白,手心早就布满汗水,眼神飘忽,就是不敢对上夏尔的眼睛。

 

“你还是——”

宫野志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熬夜完成的作品被撕成碎片,散落在干净的地板上。

“太差劲了。把这些废纸扫干净,不然就不许吃饭。”

“……对不起。”宫野志保低声喃喃道,眼睛被刘海遮住而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那紧抿着的唇和不断顺着脸颊流下的泪水发泄着她的心情。她沉默着扫着地,尽管肚子已经饿得受不了,但是她还是不敢去违抗自己监护人的命令。

 

她也没有注意到,隔着一堵墙后的人始终待在那里,无声无息。

 

…………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小孩,学习、运动、说话,什么都做不好。”

夏尔锐利的视线扫过宫野志保,眼眸中带着浓浓的不爽。

“对、对不起……”宫野志保抽泣着,带着哭腔的话语传入夏尔的耳中。

夏尔揉了揉眼睛,收拾那群吵囔的家伙已经让他疲倦到了极点,再也没有耐心继续对着宫野志保训话。“今天就算了,你出去吧,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是……”宫野志保听话地出了书房。

不知是不是听错了,夏尔听见了那还在哽咽着的声音还在说着什么话。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着你的。”

 

夜时,却那么不合清早平静的天气,下起了暴风雨。

夏尔已经被雷雨给惊醒了,缓了缓神,起身向着宫野志保的房间跑去。

打开房门,果然看见那小小的人儿蜷缩着身子,在床上慑慑发抖。

“你果真是个没用的孩子。”这么说着的夏尔,轻轻拍着宫野志保的后背,哼着小曲。

“我会保护你的,和我一起。”听着小曲,宫野志保渐渐平静下来,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夏尔笑了笑,“晚安啦,和我一起,像睡著一样在心中唱歌。”

“寂寞的小孩。”

 

……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灰原哀依稀记得,当年最后一次,自己的监护人是这么对着自己说的。

那双午夜蓝色的眸子是灰原哀从未看见过的疲倦,接下来的一切也不是灰原哀或者宫野志保所希望看见的。“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孩子。”

“但是,你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孩子,我会永远陪伴你一生的。”

这是,夏尔许下的,唯一一个对宫野志保的承诺。

只不过从未遵守罢了。

“这是夏尔先生的谎言吗?”宫野志保带着期盼的目光看向夏尔,她恐怕只是需要一个否认的答案。

但回应她的,不过是一片沉默罢了。

“人啊,终是要看破一切谎言的。”许久,少年开了口。午夜蓝色的眸子里倒映出来的,是宫野志保还未触碰的疲倦和黑暗,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个少年的一切皆未改变过,好像还是当初的那个十二岁少年,从未改变过,又或者已经改变,而她看不出罢。“你啊,长大了。”

“还是要从我的身边飞走了。”

 

灰原哀已经不想在回忆后来发生的事情。

他的死亡,她正式被组织收留,没有时间概念地研究各种置人于死地的药物。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上沾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她唯一能做的,只是拼命研发药物,为的是确保自己在组织的地位,为自己和姐姐添上一层保障——绝对安全的保障。

因为,不会再有人为了自己的安危周旋在各种危险的地方了。

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我是个没用的孩子,

不管是谁都不会来救我的。

我是个寂寞的孩子,

寂寞的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

“我想,再见到他一面。”

“哪怕是被再叫成没用的孩子。”




强行扭曲原本歌曲意思哈哈哈哈哈哈。

哀酱失去父母的时候应该是有人去抚养长大的没错,毕竟不可能小小年纪就加入组织对吧?而且小孩子也不太可能自己照顾得起自己,然后脑洞就这么出来了——假设夏尔成为恶魔后活到了那个时代,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成为了哀酱的监护人,为了保护哀酱的安全各种周旋在很多危险的地方。

夏尔本身其实是很关心哀酱的,但是为了哀酱未来的安全用各种方式把哀酱从一个在同龄人里比较出尖拔萃的孩子而培养成不管在那个地方都算是绝对的天才。

当哀酱能自己保护自己的时候,夏尔就该离开了这样的故事。

脑洞大得突破天际!OOC属于我_(:зゝ∠)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