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SE

【赤司中心】《喜欢的人》

*称不上bg的bg,敢在一群大触里头晃悠的文笔渣的我也是够了。

*赤队其实没怎么出场,前提一下这篇文里全是赤司教教徒_(:зゝ∠)_

以及占tag和我的文笔很抱歉


“好累……”

我暗暗松了口气,把沉甸甸的书包随意地扔到沙发上,把眼镜丢到电脑桌前,整个人摊在柔软的床上,让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真是……不过就是同学而已,居然为我加工作量——不可饶恕!”

全靠吼声发泄怒火的我在休息了一小会儿后,被那该死的QQ提示音扰乱心神——不耐烦抓起手机,一大串的消息显示在屏幕首页上。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懒懒地扫过消息,无一例外全都是自己同学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在祝贺自己再次拿到全校第一,还有小部分在那边煽情地表达自己对于离开的母校的依依不舍之情——

但我对他们前几天对学校挑三拣四的模样却还是记忆犹新。

 

“不就是毕业嘛……不就是全校第一嘛……和他比起来还差得远的很呢。”

我哼哼着,手上熟练地用着滴水不漏的话语回复了(前)同学的祝贺消息。关掉QQ,我一把扔开手机,呆呆地看着墙壁上贴着的海报——上面的少年静静地目视前方,好像世间的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与他那赤红色的短发不同的,是他那冷静不骄不躁的颜色,完美的外表本就不该用任何话语来形容,就好像会玷污到这个少年,帝王的气质不禁让人臣服于其,如同落入凡间的神明大人。

“不够啊,我还是太差劲了。”我不禁叹息,“这样的我,怎么能去接近赤司君呢?”

这次考试我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甚至连那全校第一的位置也是险险比第二名高了3分,比起赤司君来说,这根本不能看啊。为什么赤司君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呢?这样的我,即使是遇上赤司君,也没有办法为他分担些什么吧。

“算了,别想了。”手机铃声在这安静到诡异的房间里唐突地响起,我不耐地皱起了眉头。

这回又是谁啊?刚刚不是已经全部打发好了吗?

 

我甚至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就直接接了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

“琉璃子,”电话里传出轻柔的女声,这分明是我的发小的声音,“你今天也毕业了吧?过了那么就不见了,出来见见吧。就在公园老地方那里。”

“……嗯。”我在恍惚中答应了发小的请求,直到她挂掉电话时才回过神来。

——公园老地方啊……

 

佐藤爱理子,我的发小。

今年刚从本市的重点高中第一名的成绩考到名牌大学,待人温和有礼,面容清秀漂亮,还是学生会副会长,有着一头飘逸好看的乌黑长发,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甚至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拆散了许许多多的恩爱情侣,虽然我认为被拆散的那些迟早也是要分手的就对了。

但是至少她在小时候不是这样的,我很清楚的意识。

她小时候是个想笑就笑,有什么不满就大声喊出来,不会顾及到任何人的开朗活泼的任性大小姐,而那时候她也是直爽过头了,让很多同龄人心生不满,所以说她那时候的朋友也不过我一个而已。

 

但是她又是因为什么而改变成现在做什么事都极为优秀且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完美女神的模样呢?

我们都心知肚明。

只是因为他而已,我们都在为了他而改变自身。

也只有他而已。

 

“我来迟了,久等了吗?琉璃子。”她匆匆地向公园我坐着的那个公共座椅赶来,平复了一下她自己的气息。

“我也没有等很久,”我看着她,这并不是什么掐媚的话语,我不过实话实说罢了。在她来的前几分钟我才看了眼时钟——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钟头,准确地来说还是我来得太早了,“你真的变了很多,和原来那个急急躁躁的大小姐完全不一样了,爱理子。”

“是吗?”她倒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只是淡淡地笑着,摇了摇手中还冒着热气的可可。“但我还记得你挺喜欢喝这个的,口味变了吗?”

“这倒是还没有。”我随手接过可可,温暖的温度让我在寒风里待了挺久的手指渐渐恢复了温暖,我小心地抿了口可可,却还是不小心被烫着了嘴。“……好烫。”

“小心点啦!你这个猫舌的体质还是没有变。”爱理子无奈地看着我,嘴角好像是被什么忧愁的东西沾染上了,我看出了一丝丝苦涩之意。她有些惆帐地看向夜空,因为极度寒冷的天气,她呼出来的气形同一团团白雾,如果这是少女漫画的话,爱理子现在一定是为了恋爱烦恼而困扰的女主角。

 

“…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了。”她轻声对我说道,她那双向来清明的眸子安静地放射出了迷茫的光芒,“琉璃子,现在已经不是我们想笑就笑的时候了,你知道的。这个世界向来不会宽恕弱者,胜利就是一切,无可置疑。”

我安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把话说完。

“你现在改变了吗?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没有。”她笑了笑,“也是,我们在遇上他的那一刻,或许这一切都注定了。”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胜利才是一切。胜者的一切会被肯定,败者的一切会被否定。”

——“违背我意愿的家伙,就算是父母也不可饶恕。”

——“战胜一切的我,一切都是正确的。”

 

——“头が高い。”

 

我听着她用近乎狂妄的语调说出这些我熟悉到骨子里去的话语,内心波涛汹涌。

“我们的王,只有一个,也绝无可能有第二个。”她有些悲哀地看向我,我知道我们都是一样的,在各种层面上,“我现在所有的荣耀,只是为了有一日,能再为他带上他遗失的王冠而已。”

“仅仅如此。”

 

“是吗,那还真是默契的不得了呢,”我自嘲地笑笑,顾不上手中可可那对于我来说烫人的温度,灌下一口。“不管是在小时候还是在现在。”

“记得小时候是我把《黑子的篮球》介绍给你的才对,”爱理子轻声呢喃着,“但是我们都相同地喜欢上了里面的同一个人,是吧?这比喜欢还深,比爱稍淡的感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

只是为了给他重新戴上王冠,成为他最忠心的臣子,哪怕是棋子也心甘情愿。

没办法,谁叫我们喜欢的那个人。

是赤司征十郎呢?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