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SE

【夏哀】雨

我真是专门萌冷CP的笨蛋啊......然而也没有人理就是了。

*短篇哦各位。
*背景半架空,哀是医生。
*人物可能会出现轻微OOC?
*友情向。
以上OK?

“下雨了啊……”
雨滴打在夏尔的衣衫上,沾湿了原本色彩艳丽的墨蓝色短发。
但不会因此有人同情,毕竟——
“小哥哥,没有带伞吗?那你撑我这一把好不好?我和母亲一起撑好了!”
扎着漂亮的双马辫的小姑娘举着把伞,笑得不染世俗,如同天使般。
看着这个小姑娘,夏尔下意识地想起了那个常常缠着自己的未婚妻,一时愣了起来。
“谢……”
“爱拉米!”一个撑着伞的贵妇人跑了过来,“抱歉,先生,我家女儿不太懂事……”
说着,贵妇人抬起头,把面前的人的容貌落入眼眸中,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急急扯着小姑娘的手臂。“很抱歉,凡多姆海威伯爵,我稍微还有点事,恕我告退。”
说罢,扯着小姑娘,匆匆离去。
“……”夏尔看着贵妇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母亲,为什么这么急地带我走呀?我还没有给小哥哥伞呢。”
“听母亲的话,不要和他靠得太近,离他远点。”贵妇人瞧离夏尔挺远了,便低声和小姑娘说道,“这个家伙呀,可是恶魔呢。跟他靠得近的人都死了,年幼时是父母,长大后吧,又把自己的未婚妻给克死了。”
贵夫人的语气顿了顿,“到最后,把自己一屋子的仆人们全部——”
贵夫人摇了摇头,不愿再多说下去。“记住,不要和他靠得太近。”
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再回头看了夏尔一眼,便和自己母亲离开了。

因为,我是恶魔嘛。
夏尔自嘲一笑,也没有说什么,就默默地站在原地,接受着雨的洗礼。
伊丽莎白……想到那个如太阳般耀眼的少女,夏尔的眼神暗了暗。
前些年,伦敦爆发了一次疾病灾难。
自己如果还是人类之身的话,早该和伊丽莎白死在那次疾病的噩梦之中了。
但自己没事,倒是自己小心翼翼守护的,不得多的阳光离开了。
从那时开始,夏尔就有了一个恶名——恶魔伯爵,专门把靠近自己的人全部带进地狱的恶魔。
但是那一屋的仆人,从未离去。除了好久之前赶走的塞巴斯蒂安外,原本在的人还是在。
虽然如此,但针对凡多姆海威家的人一直很多,反而愈来愈多了。
夏尔常日不在宅邸,又有打不死的恶魔之身。这些找事的人只得把目光转向那群衷心的佣人身上,即使是非于常人的凡多姆海威家仆人,但也还是人类,在多次的袭击下,那群佣人也无法阻止死神的脚步。
真是……可悲的人类啊……
“真是的,一个人在这,你真的不是感冒吗?”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一把伞在头顶上撑起。
夏尔看向那声音的主人,一抹茶色就这样闯入了那午夜蓝的眼睛里。
穿着淡色连衣裙,披着白大褂的茶发少女撑着一把伞,漂亮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狼狈的身影。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这是夏尔的最初印象。

“怎么?一般你们人类不是应该看到我就绕道走吗?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夏尔讽刺一笑,午夜蓝色的眸子里满是不屑。
茶发少女一挑眉,“哈,你是中二病患者吗?倒是很看得起自己吗。我为什么要特地绕着你走啊?”
“我可是恶魔伯爵,凡多姆海威伯爵哦?”夏尔耸肩,眼底闪过一丝脆弱,正不巧的是茶色的少女正把这一切收入眼底。
凡多姆海威伯爵吗?
灰原哀倒是听过这个称号,自己的同事说起这件事也是一脸的害怕。
但是身为医务者的灰原哀压根就不信这个胡乱的传言,身为科学者的灰原哀只相信那些用科学能证明出来的事物,但是……
还是蛮可怜的嘛,恶魔伯爵。
看着这狼狈的身影,灰原哀叹了口气。
“那又怎么样啊,伯爵先生。”
“即使是恶魔说不定也会感冒的呢。”

看着有些动摇的身影,灰原哀笑了笑。
“呐,避避雨吧?笨蛋。”

【Fin】

评论(4)

热度(1)